<strike id="jcpev"></strike>

<em id="jcpev"></em>
<dd id="jcpev"></dd>
<th id="jcpev"><pre id="jcpev"></pre></th>

  1. <th id="jcpev"><pre id="jcpev"></pre></th>

    <rp id="jcpev"></rp><rp id="jcpev"><object id="jcpev"></object></rp>

    <dd id="jcpev"><pre id="jcpev"></pre></dd>

      <button id="jcpev"><acronym id="jcpev"></acronym></button>
        <nav id="jcpev"></nav>
      1.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西市活動

        來大唐西市古舊圖書專區,體驗古城的另一番煙火!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5-30 13:39:08    閱讀次數:

        上周六天氣晴好,大唐西市古玩地攤集市人頭攢動,新開放的古舊圖書專區(每周六 6:00—16:


        一本舊書,一次相遇,一種收獲。

        周六的清晨,在大多數人還陶醉在夢鄉之時,大唐西市古舊圖書集市已悄然開市。

        對于喜歡讀書的西安人來說,這片藏在古玩地攤集市當中的古舊書專區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也是這座文化都市的另一番煙火。

        無論你是想從舊書中窺得時光一角,還是重拾少年情懷,這里都值得你流連一番。

        對于愛書之人,遇見一本好書,就像在茫茫人海中尋得一知己,相見恨晚。

        和近旁的古玩地攤相比,舊書專區顯得十分安靜。逛書攤的人或蹲在地上翻看,或輕手輕腳地走過一個個攤位,眼睛掃過一本本舊書,碰到心儀的,立刻蹲下來。

        “這本書多少錢?”

        “你拿就給30吧。”

        “美滴太!謝謝兄弟。”

        “馬師傅是我的老顧客了,我在哪擺攤,他就到哪里來。”攤主楊金五說,雖然他擺攤的地方不固定,但卻有一批固定的老顧客。馬師傅就是其中的一位。

        楊金五的書攤書籍種類很雜,有古籍善本、名人信札類、連環畫、紅色收藏類,還有藝術類、文學類、哲學類、美學類,書價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這些書都是他近30年在市場上淘來的。

        “這次只帶了很少一部分,家里和庫房還有2萬多冊書。”楊金五曾經在西安一所高校里開了15年書店,半生都在和書打交道。

        對楊金五來說,賣書不為掙錢,就圖個高興。“看到自己收藏的書被喜歡的人買走,心里的那份喜悅無法言表。”

        回憶起20多年前的那次買書經歷,楊金五眼里閃著光。

        1997年他在廣州工作,偶然路過個書攤,看到一本泰戈爾詩集。

        “這種老版本十分罕見,插頁有泰戈爾的頭像,是徐悲鴻畫的。我一眼就看上了。”但得知這本書要6塊錢,楊金五犯了難,因為口袋里當時只有1塊錢。他想了想,掏出1塊錢遞給攤主,“這是定金,你一定給我留一天,我明天來取書,7塊買走。”第二天,楊金五拿到了這本泰戈爾詩集。“手捧這本書,就跟著了魔一樣,興奮了好幾天。”

        后來機緣巧合,楊金五又收藏了一本同樣版本的泰戈爾詩集。

        更加機緣巧合的是,陪伴他10年的那本泰戈爾詩集被一個同樣愛書如癡的孩子收走了。“當時孩子看到這本書就跟我當年看到它的眼神一樣,激動興奮,但又有點犯難。”

        “孩子問這本書多少錢,我看他是真愛,就要了5塊。娃怯生生地問了一句‘4塊行不行’?我當時想,就算孩子說1塊,我也會賣給他。讓真正愛這本書的人去擁有,就是這本書的價值。”

        說起這段小插曲,楊金五眼里閃爍著興奮,那是愛書之人眼里才有的星星。

        說話的光景,一位戴著胸牌的工作人員遞給楊金五兩個馬扎。“你要是能堅持來擺攤4次,馬扎就送你了。”

        “別說4次了,40次我都來。每周六都來。不為這倆馬扎,就為自己高興。”

        一本舊書,就像一只樸實而耐久的容器,盛著作者思想的精華,等待有緣者飲下。

        “沒錯,擺書攤就是圖自己高興。沒有什么比結識同樣愛書之人更讓人開心的了。”在楊金五旁邊擺攤的郭先生說。

        郭先生從事教育工作,上班之外的休息時間幾乎都用來擺書攤了。“這些書經過很多人閱覽加上時間的流逝,已經從簡單的商品變成藝術品了,讓舊書循環流動起來也是文明社會的標志。”

        “將一本好書捧在手里閱讀的快感是使用任何電子產品都無法體驗的。更何況,舊書流動的意義遠比你看到的這些大得多。”郭先生至今對自己5年前的一次賣書經歷記憶猶新。

        5年前郭先生收藏到一本民國時期信札類的舊書,書里有豐子愷的插圖。拿到書后,他興奮地發了朋友圈。沒想到,很快就有人要買這本書。他回答,這本書是自己的收藏品,不打算賣。沒想到電話那頭的女士焦急地說,這本書對她,對她的家族都很重要,希望他能割愛。

        聽了這位女士的故事后,郭先生準備放手。“我對這本書只是單純的喜歡,但我知道,對這位女士和她的家人來說,這本書是無價之寶。所以,我必須割愛。”

        “一想到這本書終于找到了它真正的主人,我心里的高興遠遠超過了失落。”郭先生說,這也是他一直堅持擺舊書攤的原因,除了愛書,他更想給每一本曾經在角落里落灰的舊書找到一位視它如珍寶的主人。

        這里承載著當代人的過往,讓人在久違的書香氣息中,找尋滄海遺珠。

        來給擺書攤的人送馬扎的徐先生是大唐西市的工作人員。他說,這是大唐西市第一次在古玩集市為古舊書籍設置專區,也是一次嘗試。沒想到第一周就有50多位攤主來擺攤。“為了留住他們,我們不光不收攤位費,還給他們送來馬扎,希望他們每周六都能來擺攤。后面如果擺書攤的人更多了,我們還會擴充面積,吸引更多喜歡古舊書籍的人來逛逛。”

        在舊書攤轉了好幾個小時的李先生愛書如癡。他邊逛邊問攤主們,下周六還來不來,聽到他們說還來,才放心了。

        “隨著時代的發展,閱讀習慣的改變,古舊圖書、線裝書,這些名詞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但紙質文本的韻味深厚與博大精深,是手機等電子產品無法替代的。和我一樣,不少的愛書人士對有著歷史痕跡的古舊圖書有著獨特的偏愛。古舊圖書的價值不僅限于書籍,有的版印及抄寫的時代較早、存世較少而具有歷史研究價值,有的還可以作為歷史人物、歷史事件的文獻實物見證而具有某種特定的紀念意義。”李先生說起古舊書籍來滔滔不絕。

        李先生最喜歡逛舊書攤。之前他來過幾次大唐西市,但是零零散散的幾個舊書攤淹沒在古玩集市中,幾乎看不到。沒想到這周過來,看到古舊圖書有了專區,他興奮地轉了好幾個小時。

        “舊書的銷售既是一種行業,也是一種文化現象,集愛好與情懷為一體,是城市里一道質樸而典雅的風景。在提倡全民閱讀的今天,舊書市場也成為了城市的一張文化名片。希望這個古舊書籍專區能長久地做下去,為這座文化都市在煙火氣中添一抹懷舊的古銅色。”李先生說。

        備注:圖文內容來源于《西安日報》

        友情鏈接: 中國文明網| 絲綢之路國際總商會|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唐西市文化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陜ICP備13006610號-1   聯系我們 |在線留言

        在線留言

        86-29-88361111

        宿舍呻吟啪啪闺蜜
        <strike id="jcpev"></strike>

        <em id="jcpev"></em>
        <dd id="jcpev"></dd>
        <th id="jcpev"><pre id="jcpev"></pre></th>

        1. <th id="jcpev"><pre id="jcpev"></pre></th>

          <rp id="jcpev"></rp><rp id="jcpev"><object id="jcpev"></object></rp>

          <dd id="jcpev"><pre id="jcpev"></pre></dd>

            <button id="jcpev"><acronym id="jcpev"></acronym></button>
              <nav id="jcpev"></nav>